最近下班回家,不再是一個人無聊的看電視,而是開機上線玩神泣。虛擬的世


 


多了一位可以談心的朋友,寂寞的夜晚變成快樂的時光,天地總是不讓我失


 


望,準時出現在我的好友名單中。


 


 


「安安。」「天地在嗎?」今晚的天地有點異常,密了兩次還未收到回覆。


 


「你在打怪嗎?」預感告訴我,他可能忙著練功,不方便馬上回密。


 


 


「香,下班了嗎?來圖四。知道路嗎?」


 


 


「嗯!你們有多少位牧師呢?」為了預防之前三位牧師,一起練功尷尬的事,


 


我擔心的問起。


 


 


「呵呵!一位而已。」天地在密頻對我會心的一笑。


 


果然是我想太多了,從天地回覆的語氣中,並沒有任何異常。自從偉背叛我之


 


後,我不再輕易相信任何人,更何況在虛擬中的一切。但天地不同,這陣子的


 


相處下來,他卻是我唯一可信任的人。


 


 


我趕緊翻閱回家路上剛買的「神泣絶世高手終極秘典」,依書上寫的找了傳送


 


到了黑格倫要塞,再轉車到圖四。


 


「我到了,你人呢?」


 


「我去接你別亂跑,這裡的怪很強。」


 


 


我靜待天地的迎接不敢亂跑,看看四周盡是綠意盎然的草原,隨風搖曳的花


 


兒伴著飛舞的彩蝶真是美麗,真想像不出這裡會是,天地口中說的危險地帶。


 


「香,你有馬嗎?」天地坐在一匹黑色駿馬上,飛奔而來。


 


 


 


「沒有耶,沒關係我用跑的,正好可以瘦身。」


 


「跟緊!走吧!」


 


 


仔細看了一下組員名單,除了天地50級和我46級,其他人全是49級,想


 


擔任隊長的天地一定又發揮愛心,準備帶這一群學生畢業吧。不愧是我認識


 


的天地,善心助人又守信用。


 


 


 


我點隨著天地的馬兒之後,在電腦前低頭吃著巷口剛買的雞腿便當,忽然餘


 


中瞄到螢幕有點不太對勁。抬起頭才發現,我的人物居然從峻險的山崖墜入海


 


中。


 


 


「香,你有受傷嗎?有沒有事?我下去找你。」天地在山崖上呼喊著。


 


「你別下來,我爬上去。」


 


 


我努力跳躍多次卻無法上岸,卡在山谷和海之間動彈不得,最後只好放棄用返


 


重新出發。


 


 


「你為何有馬不騎馬?」跟著我一起回城的天地,把馬兒收起來站在前方。


 


「我要陪你一起瘦身啊!」我知道這是天地的藉口,電腦前的我漾起甜甜的笑


 


容。


 


 


「香,等一會兒自己要小心,你照顧其他法師,另一位補師會補我的血。」


 


天地快跑帶著我歸隊,用私頻叮嚀著迷糊的我。


 


 


「嗯!」一直擔任天地專屬補師的我,今晚居然被調職了,心中感到有些疑


惑。


 


「天地,沒有你我們都無法開工,讓人家等好久。」


 


 


 


一會兒到了陣地,有位名叫夢幻的女牧師,立刻跑到天地身邊撒嬌的說著。那


 


『人家』聽起來真不是滋味,仔細想想我好像從未對天地說過這樣的字句。


 


算了別想太多,繼續吃我的便當吧。


 


 


「天地,你剛才說你以前有玩過戰魂,我是練敏龍,你練什麼角色?」


 


 


夢幻在補血空檔時問起天地,持劍對全體施法放技能的她,無論補血量和速度


 


比我多且快。低頭看著我手持這把法杖真的遜色多了。


 


 


「真巧!我也是,我還有一個公會叫至尊無上,你在哪一個伺服呢?」忙碌的


 


地在隊頻很認真回覆夢幻。


 


 


「真的嗎?我有聽過你們公會名字,你是會長喔!真強。」


 


沒想到那位女補師居然曾參與過天地的過去,令我有些驚訝和吃味,但我信任


 


天地,我想應該沒事的,不然他們不會公開用隊頻哈拉聊天,我安慰著自己。


 


 


「我加你好友喔,以後和你一起吃王,你有到過飛蛇裝備嗎?我另一隻法師


 


要用我想收。對了,聽說這裡會掉限武。」


 


 


「應該不會掉吧!飛蛇有打過但都丟商店了。」天地等法師清怪完,很詳細回


 


愛發問夢幻的問題。


 


 


完全插不上話的我,只能在心裡嘟嚷著:「什麼戰魂啊?什麼限武?什麼飛蛇


 


啊?完全聽不懂,真討厭。」


 


 


「我累了,先下線,你們一個牧師就夠了。」被忽略一旁的我私密了正忙著引


 


的天地,希望引起他的注意。


 


 


「嗯!累了早一點休,去休吧。」


 


 


天地沒有洞悉我的心情,也沒刻意挽留我,完全看不出我發悶的情緒。但話已


 


說出口,這下也不得不返城了。回到城內一個人走到涼亭內棲息,想著被天地


 


忽略一旁的我,只能在遠處看著他和夢幻的身影。第一次深刻體會到被別人取


 


的失落竟是如此般難受。


 


 


我故意在線上逗留,希望天地在好友名單能發現我的異常。但卻再一次失望,


 


頻上還是沒有動靜。再一次告訴自己,不要亂想要信任他。我移動滑鼠準備


 


下線,卻傳來瘋狂的密語。


 


 


「優香,你和天地在練功嗎?」


 


「我想跟你說,我跟冰羽在一起真的好累,我...想她跟分手。」


 


(待續)



 

    全站熱搜

    美魔女香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