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桌上的手機突然震個不停,把我從虛擬世界的憤怒中拉回現實。


 


 


 


「姐...媽咪...在急診室,快來醫院。」小妹悠美在電話中哭泣著。


 


 


先別哭,在哪家醫院,你慢慢說,媽媽怎麼了?」


 


 


 


 


 


電話中的悠美哭個不停,讓我無法明瞭到底怎麼回事,我焦慮的關掉電腦直奔


 


 


 


醫院。到了院才知,原來母親因心肌埂塞暈倒,我立即辦理好住院


 


 


 


 


手續,陪母親一同住進


 


 


 


 


 


 


「姐,都是我的錯,我不該跟媽咪吵架,讓她生氣。」小妹啜泣說著。


 


 


「噓!小聲一點別吵到媽,我們到外面說。」我示意小妹到外面走廊。


 


 


 


 


 


 


原來小妺因為最近陪著學長玩神泣,狂練吃王打寶,玩到很晚才下線。


 


 


又常常學遲到,成績一向優良的她,居然有一科不及格,難怪母親不


 


 


准她玩電腦。


 


 


 


 


 


「別難過了,以後不要再惹媽媽生氣,乖一點知道嗎?你先回去,


 


 


 


明早你還要上課,這兒有我照顧媽媽別擔心了。」


 


 


 


 


 


送小妹到病房電梯口,我看了一下手錶才晚上十點多,我返回病房內


 


 


 


燈準備陪母親入寢。但翻來覆去無法入眠,腦海不斷浮現小妹哭泣


 


 


 


臉,讓我感到慚愧極了。我這作姐姐又有什麼資格對她說教,自己


 


 


 


不也正沉淪於虛擬世界的一切。


 


 


 


 


 


 


 


在醫院日以繼夜照顧著母親六天,小妹也很聽話開始努力讀書,不讓


 


 


母親操心。我告誡著小妹,生長在單親家庭的我們,必須更體恤母親的辛勞


 


 


才對。


 


 


 


 


 


 


 


母親出院後,我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開車回淡水的住處。整整六天沒


 


 


 


回來了,一打開門迎接我的是望不盡的黑暗和莫名空虛感,這時的我


 


 


 


真的很需要一個溫柔的肩膀來依靠。


 


 


 


 


 


 


「天地,你在打怪嗎?可以陪我聊聊嗎?」我打開電腦輸入帳密,很高興


 


 


看到天 地還在線上。

                                                                                                           



 


 


「嗯!妳先到老地方等我。」 


 


 


 


 


 


看著天地的回傳密語,我才想起這幾天只顧著忙母親的事,也沒機會上線


 


 


 


跟天地解釋和瘋狂的事,難道瘋狂已經捷足先登跟他說了嗎?不安的情緒


 


 


湧上心頭。


 


 


 


 


 


 


「你還要多久呢?可以快一點嗎。」我著急的問著。


 


 


「我快散團了,你先逛逛吧!」


 


 


 


 


疲倦的我,為了怕等待中在電腦前睡著了,我刻意起身跑到藥水商人,


 


 


將背包內物品清理一下。


 


 


 


 


 


收拾好背包正準備前往活動銀行時,驚見夢幻也在身邊,真是冤家路窄。


 


 


我遲疑了一下裝作沒看見她,轉身正想往活動銀行前進時,公頻上出現


 


 


夢幻的對話。


 


 


 


 


 


「安啊,夢幻好久不見,你要練嗎?」一位狂戰士在公頻跟夢幻打招呼。


 


 


「不了,我剛散團,我快累死了。」夢幻疲累的回覆著。


 


 


 


 


 


一路直奔活動銀行途中,傳來天地的密語。「你跑到哪兒去?我已散團了,


 


 


你人呢?」


 


 


 


 


 


女人靈驗的第六感驅使我停下腳步,怎會如此巧合,天地和夢幻會在同一


 


 


 


時間散團呢?天地曾答應我絕不和她一起練功,怎可輕易食言,這到底怎


 


 


回事,我決定問個清楚。


 


 


 


 


 


 


「請問,你有看到天地嗎?你們有一起練嗎?」我佯裝在尋找天地。


 


 


「有啊,剛才和他一起!怎麼了?」我在原地等待漫長的一分鐘之後,


 


 


才傳來夢幻的密語。


 


 


 


 


「呵呵!沒事,我在找他,謝謝!」我壓抑著情緒苦笑著,不讓夢幻察覺


 


 


有何異狀。


 


 


 


 


 


夢幻的話宛如致命的一擊,讓我全身招架不住,無力地在原地動彈不得。


 


 


 


我仰望天空,找不到女神的痕跡,原來幸福離我這麼遙遠。


 


 


 


 


 


 


「你為什麼還跟夢幻在一起練功呢?」我使盡最後一絲餘力來到活動銀行前,


 


 


質問起天地。


 


 


 


「我剛才沒跟她一起,我們團的牧師叫長方形。」坐在草地上的天地拿著


 


 


盾起身,直視我那不信任的雙眼。


 


 


「我不管什麼長方形,三角形,我只想告訴你,我最痛恨就是欺騙。」


 


 


背叛的心痛,讓我語氣轉為激動。


 


 


 


 


 


「唉~ 香,到現在我才明白,你對我不是真心的。瘋狂說的對,你如果


 


 


 


真心愛我,不會不肯給我電話,也不會動不動就誤會我、不信任我。更不可能


 


 


無緣無故消失,不在乎我。」


 


 


 


 


 


 


我還沒開口,天地就完全否決我一切,原來愛和恨僅一線之隔,我想他


 


 


因為很愛我才會如此恨我吧。我不斷的安慰著自己。


 


 


 


 


「我...真的有事無法上線。」


 


 


「有事?你是想說你電腦剛好壞了,還是你發生什麼意外呢?你既然現在


 


 


可上線就不可能有意外,或者你想要拿家人當藉口嗎?」 


 


 


 


 


 


天地的話如萬箭穿心,一而三再而三的傷害我,我感覺世界都在轉,恨自己


 


 


沒有力量支撐下去,來守護這得來不易的愛情。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為何只相信瘋狂的話而不相信我呢?」頓時嘴角


 


 


嘗到鹹鹹的東西,伸手一摸,原來是眼淚。


 


 


 


 


「你不也只相信夢幻而不信任我呢?我們...分手吧!」


 


 


 


 


 


我最害怕的事終於發生了,只是這一切來的這麼突然,在我最脆弱的時候。


 


 


失去所愛,比什麼都痛,比什麼都難過。天地這些話對我來說,說有多痛


 


 


就有多痛,我的內心在翻滾著如列車狂奔絲毫不停歇。  (待續)



 

    全站熱搜

    美魔女香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