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一上線就傳來瘋狂的密語,我刻意的不去理會,並立即返回科洛斯


 


內,深怕在克洞外與他不期而遇。


 


 


「有人在家嗎?」瘋狂還是不放棄繼續密著。


 


 


想起昨晚的一切,真不知該用什麼態度來面對他。只怪我過於認真,這只不過


 


是一場網路遊戲罷了。錯的人是我,是我不該在這虛擬世界中,去尋求一份慰


 


藉。我抱怨起自己可悲的天真。


 


 


「別再吵我,好好去陪你的冰羽吧!」


 


「......」


 


 


 


我毫不留情直接拆穿瘋狂的花心,啞口無言的他終於不再私密,忽然有點討厭


 


現在的自己。


 


 


「唉!我到底怎麼了?」心中開始有些自責。


 


「但...誰叫他要先戲弄我呢?」坐在電腦前的我,內心的光明和黑暗正不


 


的拉扯中


 


 


邪惡黑暗的惡魔,開始漸漸盤據我早已混亂的思緒。我打開好友名單毅然的


 


刪除瘋狂的ID,沒有一點不捨反而有種說不出來的快感。


 


 


 


失去理性的我,『順手』也把好友名單全部逐一砍掉,並快步至公會管理


 


連同把照顧我成長的公會一起退掉。


 


 


「接下來是不是該舉行個清倉大拍賣?」我問著自己,準備獨享這完美的『自


 


我毀滅』的計劃過程。頭也不回悻悻然的跑向人潮擁擠的倉庫。


 


 


 


「天地,你怎麼在這裡?」倉庫前出現熟悉的身影,令我驚訝萬分。


 


「我要開倉庫拿寶石衝裝備啊。」口氣沒有異樣的天地,看來應該還沒發現我


 


砍掉他好友名單。


 


 


「對不起喔,我砍掉所有好友,先跟你說一下,因為我不想玩了。」我心虛先


 


天地爆料剛才不智的舉動,希望他能諒解我。


 


 


「......」


 


 


天地沒有多加責備我,匆忙的離開倉庫。總是習慣練功跟隨他腳步的我,沒有


 


理由的一起來到鐵匠前。


 


 


「呵呵!香,你真的是我的幸運女神,剛才衝兩個裝備都過了。」


 


「真的嗎?恭喜你。」衷心的為天地感到喜悅,如果此時神泣中有擁抱的動


 


作,我一定會抱著他開心的又叫又跳。


 


 


 


「對了!你為什麼不玩神泣?今天本想告訴你,等人物練到五十級後,我要回


 


玩『戰魂』。我的幸運女神,你要一起來玩嗎?。」


 


 


「不了,我的個性不太適合玩遊戲。」不知為何面對天地,我總是能坦然說出


 


己心情。


 


 


 


「要開心一點,別想太多,走!去試試我剛衝的裝備,陪我練一下。」


 


「嗯!」我沒有推辭他的邀約,我想這也許是最後一次玩神泣,用這樣的方式


 


好友道別也不錯。


 


 


「香,跟好!」


 


我像個小跟班似的,小心翼翼的跟隨在天地身後,越過山嶺游過河流,而他卻


 


時的停下腳步回頭擔心著我是否有跟丟。


 


 


 


和天地再一次來到克洞口外,這裡依然聚集找團練功的人們,他正忙著和別人


 


尋問是否有缺聖騎和牧師。電腦前的我卻不爭氣的,腦海中卻不斷浮現出偉和


 


 


婷的影子。


 


 


「你可不可以把身體借我一下?」任性的向天地提出這突兀的要求。


 


「......」今晚失常的我,無厘頭的說出這麼聳動的字詞,不知所措的


 


地再一次無言了。


 


 


「你為什麼在外面有女人呢?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要戲弄我?為什麼你


 


要背叛我?我恨你!恨你!K死你!砍死你!」我在公頻嘶喊著。


 


 


 


接受PK挑戰的天地,默默承受我的暴風雪無情吹襲,和魔法球的痛射。


 



「對不起,請原諒我的任性。」良心過意不去,不該拿天地來出氣。



 


「傻女孩,盡情的打吧!只要你開心就好。」無辜的天地索性的把身上盔甲全


 


掉,動也不動在原地靜靜的站著。


 


 


 


當那法杖一棒棒落在僅穿內衣天地的身上,濺出的血花如同我的真心一層層


 


被剝落。坐在電腦前的我清楚明白,和偉的情感就如這K不動的法杖,再怎用


 


也無法挽回逝去的戀情。


 


 


 


「只要你開心就好。」感到疲憊的我告訴自己,今後要開開心心的,淚水不值


 


得再為偉滴落。我關掉電腦思考著天地的話語,緩緩的鑽進溫暖被窩安穩的沉


 


沉睡去...(待續)


 


 

    全站熱搜

    美魔女香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