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重新生活,向公司申請一星期的假期,一個人來到日本沖繩療傷。


 


美麗湛藍的海洋、購物滿載的樂趣、充滿人情味的小島,的確讓我暫時淡忘


 


許多心中的傷痛。


 


 


「姐,好想你喔,有沒有我的禮物呢?」


 


「最疼你了當然有,對了!家中還好嗎?」剛回到台灣打開手機,還來不及喘


 


口氣就接到小妹悠美撒嬌的電話。我望了一超重的行李,會心一笑的著說。


 


 


 


「媽咪最近身體有點不太好。姐,你快上來神泣一下,介紹一個人給你認


識。」


 


「媽媽怎麼了?妳不是沒玩神泣了嗎?」


 


重返遊戲的小妹心急催促著我上線,沒有多加說明母親身體的狀況讓我


 


著急的輸入遊戲帳密。


 


 


「香,你來戰三迦納城。」小妹在神泣中總喜歡親密的叫我小名,早忘了現實


 


的真正輩份。


 


 


 


「媽媽怎麼了? 戰三怎麼去?」在克洞外的我第一次聽到這個陌生地名。


 


「只是心臟老毛病又犯了,沒事了。」


 


「要好好照顧媽媽,過一陣子我想搬回來住。」正在申請調職的我,決定離開


 


 淡水這個傷心地,如同我離開神泣理由是一樣的。


 


 


 


好不容易在悠美的說明下,來到這沙漠城市,仔細觀察身邊來來往往乘坐各種


 


座騎的戰士,和克洞外的人們明顯強悍多了。前方突然兩匹馬兒急速向我直奔


 


而來,深怕快跑的馬來不急煞車,我害怕的向後退了一步。


 


 


「香,好久不見,他是我們公會會長。」


 


遊戲中和小妹的確好久不見,才離開台灣短短一星期,悠美不但重返神泣換掉


 


會,一夕之間變成有馬代步的千 金 小姐。


 


 


 


「他是誰?你不是不玩了?」我私密小妹,好奇的想知這號神秘人物。


 


「我學長阿超,你忘了嗎?聽同學說他也有玩,我才又回來。」


 


 


我頓時恍然大悟,原來是小妹暗戀的人。果然愛情的力量真偉大,作姐姐的我


 


無話可說。接下來最令我驚訝的是她居然已49級了。


 


 


 


 


「會長,這是最疼我的姐姐,以後大家一起練喔。」


 


小妹親切地把我介紹給阿超認識,想必此刻她一定很甜蜜吧,難怪剛才這麼急


 


的要我上線。看著她們成雙成對,令作姐姐的我好羨慕。


 


 


「香,要不要一起去打寶石?」小妹在隊頻開心邀約著。


 


「你們去吧,我有事要先下線。」


 


 


看了組隊中和他們相差甚多的等級,不想當電泡的我找藉口拒絕了。退掉組隊


 


正想下線時又收到組隊邀請。


 


 


「小妹可能太想念我了,固執的再一次邀請,作姐姐不如陪他們練一下。」


 


心中不忍心再拒絕悠美的好意,毫不猶豫立即接受邀請。


 


 


 


「怎麼會是你?正想下線。」今天真是驚奇的一天,沒想到糊里糊塗接受到來


 


天地的組隊邀請。


 


 


「呵呵!讓我逮到你了,你怎麼都沒上線?」身旁不知何時站著一身帥氣盔甲


 


,喜歡左右膝身觀望的聖騎。


                   


 


「我去日本玩,吼!才一星期你就四十九級,偷練喔!」看了自己落後的等


 


級,心中不平衡的向天地抱怨著。


 


 


「誰叫你不上線,最近都是瘋狂帶我練,有時要衝裝都一起跑來這打寶石。」


 


「對了!你不是說到五十級就不玩,你捨得嗎?」故意避開這不想聽到的ID,


 


轉移話題問起。


 


 


「還好啦,我『戰魂』的人物都封頂了。那裡有一個我的公會,太久沒人照顧


 


行。」


 


 


 


雖然不清楚什麼叫『封頂』,但我知此時的天地正向我述說他的一份驕傲。


 


他的身影總是在我絕望想退出時,那樣恰好時機出現這遊戲根本不叫


 


泣,應改名叫『神奇』才對。曾開口說出想離開的我,也沒有立場將他留住。


 


 


 


「香,好久不見,陪我一起去打寶石,我找人來。」


 


「嗯!久違好友相逢,再累也要一起練功。」開心的答應即將離開的天地,


 


就當作最後的送別會。


 


 


 


頓時響亮組隊鼓聲打斷我的思緒,正想向新隊友打招呼時,我愣住在電腦前


 


組隊名單正寫著:「瘋狂 51級」 「冰羽 47級」 ...(待續)


 


 

    全站熱搜

    美魔女香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