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開心一點,別想太多。」我看著組隊名單內心紛亂不已,不知為何腦海中


 


卻浮現出天地常對我說的話,一字一句那麼清晰。我決定不計前嫌,鬆開滑鼠


 


消退隊的念頭。


 


 


 


「香,別發呆,我過去接你!」


 


「等我,馬上趕過去。」


 


 


 


回過神來才驚覺,只有我一個人還遺留在城內,瘋狂和冰羽早已出發前往戰三


 


二洞。我打開地圖確認了方位,看到天地正折返回城內。電腦前的我苦笑


 


著,沒想到最後還要麻煩他接我歸隊。


 


 


 


越過龍之丘陵,穿梭在群怪陣營,聖騎的天地沿途不斷遭受攻擊。無奈我這般


 


弱的身子無法為他擋怪,只能緊緊的躲在身後。


 


 


 


低頭驚慌快跑之餘,瞥見手中正燃燒火燄的法杖,頓時才意識到我是補師,


 


在唯一能作的事,就是勇敢的拿起法杖施法補血。


 


 


 


「待會不要亂說話好嗎?我想你已經知道冰羽和我的關係吧!」


 


正忙著得不可開支幫天地補血時,瘋狂沒有關心,反而傳來這樣令人氣結的


 


密語。


 


 


 


「怕什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我暫停手中施法的法杖,氣極敗壞的快速回覆著瘋狂。同時才明白原來在他眼


 


的我,居然是如此不懂情理的人,心中的一把怒火開始莫名升起。


 


 


 


算我拜託你好嗎?要不是冰羽吵著要打寶石,天地在公會頻熱情的邀約,我


 


不會帶他過來。」瘋狂急忙的向我解釋著。


 


 


 


 


我仔細端倪起,緊跟在瘋狂身邊留著一頭長髮,面相清秀叫冰羽的女孩,到底


 


何方神聖,居然可以讓他向我低聲下氣開口乞求。


 


 


 


「算了!看在他與天地是出生入死好兄弟的份上,我還是別為難他吧。 」我告


 


訴自己包容也是一種美德。但為了怕說錯話引起不必要誤會,我選擇沉默不


 


打怪練功


 


 


 


「香,你怎都不說話?」


 


「嗯!」


 


正在引怪的天地在隊頻擔心詢問著,但我還是靜靜補血練功。電腦前的我無奈


 


問著自己,難道是上天的旨意嗎?讓不知情的天地陰錯陽差,意外撮成這一


 


場尷尬的戲碼,當作在遊戲中最後的回憶嗎?


 


 


 


 


「你在作什麼?」冰羽在隊頻對著天地驚叫著。


 


「天地,別把怪拖到這裡來,優香,快後退。」瘋狂用命令語氣指使著我。


 


 


 


我一面重覆的按著補血快鍵,守護著天地生命。一面望著螢幕上冰羽和瘋狂


 


合作無間一起清怪靈敏的身影,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心不在焉的我,竟然沒注


 


意到身一瞬間蹦出一隻怪來。


 


 


 


「天地,都是你害死優香,真是的!」瘋狂毫不客氣責備起天地。


 


「香,對不起,我一看到你身邊那隻怪,就緊張的衝上前想保護你。卻忘了自


 


正在引怪。」天地愧疚來到我面前說著。


 


 


 


「呵呵!沒關係,反正現在的我生不如死!」


 


沒想到會在冰羽和瘋狂的面前狼狽的身亡出糗,臥倒在地上衣衫不整的我,只


 


用傻笑來掩飾內心極度的難堪。


 


 


 


「你別這樣說,你讓我好心疼。」忽然傳來著瘋狂的密語。被秒殺的我躺在


 


泊之中,呆望著天花板的雕刻。看著這曖昧的密語和成雙成對的他們,


 


只到自好傻好悲哀。


 


 


 


「香,你到底怎麼了?告訴我,為何不開心呢?」天地迅速蹲下身來,幫我拾


 


起掉落的裝備,不解的問著。


 


 


 


不想耽誤大家時間,我立即用隊伍復活回到天地身邊。看來只有慧劍斬情絲,


 


瘋狂說清楚斷絕曖昧關係,才能讓自己心情回歸於平靜不再迷網。


 


 


 


「別再說了,你已有別的女人。」不再顧及顏面,決然的在瘋狂的密頻打出這


 


絕的理由。


 


 


 


「什麼女人?」隊頻上卻出現天地的回覆,仔細一看才發現,迷糊的我居然頻


 


切換錯誤,在隊頻上公開說著。真是糟糕極了。


 


 


 


「我是說,你想回『戰魂』玩,一定『已有別的女人』等著你吧。」發現錯誤


 


我,情急之下為了掩蓋一切,緊張的強詞硬掰著。


 


 


 


「你是故意錯頻說給冰羽懷疑嗎?」正在懊惱不已的我,收到瘋狂誤會污衊的


 


語。這下真的是百口莫辯,心中僅存對他一絲絲的眷戀,頓時全都轉化為妒


 


嫉的仇恨。


 


 


 


「天地,你剛才不是問我,為何不說話?我...。」失去理性思緒,賭氣的


 


意在隊頻說給瘋狂聽。


 


 


 


「你受了什麼委曲嗎?別怕,說出來。」天地放下手邊引怪的工作,仔細聆聽


 


著。


 


 


 


「我不說話是因為...我心中難過,我難過則是因為,我喜歡的人要離開


 


我。」語畢,我等待瘋狂的反應。


 


「你到底想說什麼?別亂來。」瘋狂氣極敗壞的用密語警告著我,想必在電腦


 


的他,人如其名也快捉狂了吧,但我還是決定一口氣說出口。


 


 


 


「天地...我喜歡你,你不要離開我,為我留下來好嗎?」 (待續)


 



 

    全站熱搜

    美魔女香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